山海经里的疫情“警报器”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让庚子春节阴云密布、苍白暗淡,十几亿人神经紧绷。艰难、悲伤、恐惧,惶惶不可终日,就连门神也从往年的秦叔宝、尉迟恭换成了“霍去病、辛弃疾”,横批连“康有为”都用上了。

人们渴望健康、渴望解放的迫切心情可见一斑。

 

古往今来,我们的科技,医疗方方面面都进步不少,可是面对未知的物种,我的情绪似乎千万年来从未改变过,我们盼望神的救助,盼望瘟疫可以预防,这种期盼和渴望在《山海经》里的表达尤为明显,这里面不仅有统管刑罚、瘟疫的西王母,还有许多预示瘟疫的动植物。

大概就这个样子吧

 

《山海经》原文里对西王母是这样描述的:“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在这里西王母以恐怖、森然的形象出现的,其神职是——司天之厉及五残。

“天之厉及五残”是什么概念呢?

重点在“厉”与“五残”,厉——在古文中大概有五六种解释思,其中一种意思便是灾疫、瘟疫、传染病。“五残”指的五残星,古代天文学中的凶星,是“五分毁败之徵,大臣诛亡之象”,在西王母职司这一语境中,也只有瘟疫这个解释最为符合。

《山海经》里不仅有西王母这种现象级的瘟疫大神,还有几种和瘟疫有关的神奇动物,下面我们来简单盘点一下《山海经》里的疫情“警报器”。

长这样吧絜钩

 

《东山经》种有一种叫做“絜钩”的特殊鸟类,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见则其国多疫。

 

又有一种叫做“蜚”的奇兽,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中山经》有一种叫做“跂踵”的鸟,状如枭,一足彘尾,见则其国大疫。

 

跂踵写意一点画法是这样

 

写实一点画法是这样

 

还有一种叫做“犭戾”(音立)的兽,状如彙(猬),赤如丹火,见则其国大疫。

犭戾大概这个样子吧

 

书里所说的“见则其国大疫”或“天下大疫”,应该有两种理解,其一是这些动物由于自身的因素在出现之后可以散播烈性病毒、快速引发大规模瘟疫,从而使得人们对它尤为恐惧。

其二很可能是这些动物自身并不携带传染病毒,只是对瘟疫等传染病比较敏感。

或者进一步说它们对瘟疫即将造成的尸横遍野、千里哀歌的现象比较敏感,所以在特定的时间就会出现在特定的地点。

再从这四种动物的表现来看,除过“蜚”自身比较毒之外,其余三种皆平平无奇,并没有展示出与传播瘟疫有关的特殊技能。

 

 

所以这四种动物中,最起码有三种是感知瘟疫而不是引发瘟疫的,它们充当的其实是“生物警报器”的角色。

假使《山海经》的纪元里真的曾经爆发过大瘟疫也有可能是大规模的核辐射,当它们出现的时候,人们得到的是预警和提示,所以人们应该感激而不是憎恶,它们应该得到的是善待而不是打击。

上面几个鸟兽跟其他西王母之类的大神比起来绝对是正面典型,最后也祝愿早日雨过天晴,我们早日战胜疫魔,光明正大的站在大街上自由呼吸。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里的疫情“警报器”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里的疫情“警报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