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山海经,原来这些怪兽我们都熟悉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山海经》最让人称奇是脑洞开到银河系的异兽形象,就像鲁迅先生描绘的:

 

“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

 

但很少人会发现,《山海经》除了是一本志怪书,还是一本隐形的食谱!

 

在知乎上搜索“山海经”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回答:

 

这些奇形怪状的生物还能吃?毕竟它们长得就很重口了。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对照《山海经》原文,书里面不管介绍什么怪兽,大部分后面都会附上一句“食之……”,比如:

 

“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
“服之已瘅。”
“食之已瘿。”
“食之已疠,可以杀虫。”
“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食之不疥。”
“食者不妒。”
“食之无肿疾。”

 

果然,在“民以食为天”的中国,连被称作是上古奇幻大IP的《山海经》都能秒变《舌尖上的异兽》。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一个都不放过。其味道、做法、疗效之详细,堪比菜谱,分分钟变成一个比《舌尖上的中国》还下饭的美食番。

 

河(海)鲜篇

 
 

 

文鳐鱼

 

《山海经·西山经》记载:

 

“文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

 

▲图片源自杉泽所绘《观山海》

 

说的是一种长着翅膀,形状像鲤鱼的鱼,而且自带糖醋口味。吃了它可以治疗疯癫之症。

 

不仅如此,它还是一祥物,据说它出现就预示着丰收。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五福娃”之一的贝贝,就是以它为原型创作的。

 

在当代,文鳐鱼则是一味中药的名字,实际上是燕鳐鱼的肉,主治难产,胃痛,痔疮。

 

儵(shū)鱼

 

《山海经》记载:

 

“彭水出焉,而西流注于芘湖之水,其中多儵鱼,其状如鸡而赤毛,三尾、六足、四首,其音如鹊,食之可以已忧。”

 

除了带翅膀的,还有这种长红毛的鱼,长得像鸡,有三条尾巴六个脚四个头……

 

▲图片源自杉泽所绘《观山海》

 

呃……别看它长了一副看了就让人上火的样子,其疗效可是非常神奇——解忧,从此不再生烦恼。

 

不过这种鱼烹煮起来十分麻烦,光是拔毛就要弄上好一阵呢。当然了,这么麻烦都不怕,估计人生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了,自然会一生无忧了。

 

横公鱼

 

“生于石湖,此湖恒冰。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却邪病。”

 

 

这种鱼可厉害了,身子特别大,而且皮特别厚,刀枪不入,而且还煮不死。但是放入两颗乌梅和它一起炖煮,就能成就一锅美味,吃了还能祛除妖邪之病。

 

友情提示,这道菜最好在白天做,假设从傍晚开始炖,就要上演一场“大变活人”的戏法了——入锅的时候是条鱼,没准儿出锅的时候就变成人了。

 

▲图片来自电影《美人鱼》

 

盘子端上来,发现上面蜷缩着一条《水形物语》中的人鱼,你还敢吃吗?

 

 

赤鱬

 

“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鸳鸯,食之不疥。”

 

▲清·吴任臣所绘赤鱬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人脸的赤鱬!赤鱬,人脸鱼身,叫声像鸳鸯,吃了它可以让人不生疥疮,皮肤细腻红润有光泽。

 

人家前一秒还在水中悠游自在,下一秒就要被你开膛破肚扔进滚烫的油锅,从始至终,你不仅要面对这一张和我们长得很像的脸,还会听到它鸳鸯一般的惨叫声,犹如在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对内心是一种多大的考验啊!

 

你要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要么手起刀落,让这怪物快点闭嘴。

 

万一哪天碰到个生得面容姣好的赤鱬,可怜巴巴地求你不要吃了它,我们难免会起了恻隐之心,把它放生,一顿美味就这么没有了。

 

走兽篇

 
 

 

九尾狐

 

▲图片源自杉泽所绘《观山海》

 

《山海经》有多篇都提到了九尾狐: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说是这九尾狐不光长得漂亮能魅惑人心,而且还会吃人。这可吓不倒我们勤劳勇敢的古代劳动人民:哼!想吃我们可没那么容易,不被我们吃就不错了。

 

所以古人想尽办法吃到了九尾狐,结果发现吃了它的肉能抵抗妖邪蛊惑,再也不怕狐狸精来勾引了!

 

我猜从这以后,“红烧九尾狐”就变成上古时期主妇们的拿手菜了吧!

 

耳鼠

 

图片源自杉泽所绘Q版耳鼠

 

《山海经·北山经》:

 

“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 ……有兽焉,其状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獋犬。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食之不睬,又可以禁百毒。”

 

长得像老鼠,可以能用尾巴飞行,吃了不但治腹部肿胀,还能抵御百毒侵袭。

 

这么萌萌哒的小东西,古人还真下得去口。

 

“怎么可以吃鼠鼠(shú),鼠鼠那么可爱~嘤嘤嘤~”

 

飞禽篇

 
 

 

白鵺(yè)

 

《山海经·北山经》记载:

 

“(单张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雉,而文首、白翼、黄足,名曰白鵺,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痸。”

 

一只谜一般的上古神鸟,长得像野鸡,浑身上下就是一个行走的调色盘,红橙黄绿青蓝紫啥色都有。它的食用效果也让人捉摸不透:治疗咽喉肿痛和痴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两个完全不相干的病,可以用同一种食物治疗啊?

 

鵸鵌(qí tú)

 

《山海经·西次三经》:

 

“翼望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食之不魇,又可御凶。”

 

图片源自百度百科

 

一只三头六尾,没事儿就喜欢笑的鸟,吃了它可以不做噩梦,而且还能辟凶邪之气。

 

它随时都可能被人吃了,还能笑对人生,这种乐观值得我们学习。

 

这些异兽的食疗效果如此之多,让我不禁怀疑它们该不是被古人吃灭绝的吧。

 

 

这是从美食的角度解读《山海经》,是不是蛮有意思的?

 

来源:青年文摘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舌尖上的山海经,原来这些怪兽我们都熟悉
㊣ 山海经链接: 舌尖上的山海经,原来这些怪兽我们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