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里最有权势的一族:东夷部族古史传说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帝俊与“使四鸟

 

 

帝俊是东夷先民原始宗教信仰中的最高神(天神),也是东夷部族公认的宗神(祖先神)。在《山海经》中地位之高,无其他人物可比,不仅子孙后裔众多,许多重要的发明制作也出自其子孙之手,如农业方面的播百谷、始作耕,交通工具方面的始为舟、始以木为车,手工业方面的始为巧倕、始作下民百巧,文艺方面的始为琴瑟、始为歌舞等。

 

 

 

 

 

在《大荒经》中提到的帝俊众多子孙之国中,都带有“使四鸟”或“使四鸟,虎、豹、熊、罴(或豹、虎、熊、罴)”之语。这一材料有助于我们理解帝俊与帝喾、帝舜三者之间的关系。《尚书·尧典》中说:“帝(舜)曰:‘畴若予上下草木鸟兽?’佥曰:‘益哉!’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益拜稽首,让于朱、虎、熊、罴。”《史记·五帝本纪》中所记与此大体相同。《左传·文公十八年》中说“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奋、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天下之民谓之八元。”这三者命名体例相同,可见帝俊、帝喾(高辛氏)、帝舜三者之间关系密切,即便不是一人,也应有同一来源。帝俊、帝喾、帝舜既为一者之分化,则《五帝本纪》、《五帝德》、《帝系》、《世本》中帝喾与舜皆为黄帝后裔的说法是不可信的,所反映的黄帝一元古史系统无疑出于后人的附会伪造。 

 

 

对于四鸟与虎豹熊罴之间的关系,一般认为四鸟即虎、豹、熊、罴四兽。但是先秦文献中并无以鸟称兽的用法,我们认为四鸟即四种鸟,四兽即四种兽,四鸟、四兽可以并列但并不等同。所谓“使四鸟”者,其形象同于王亥之“两手操鸟,以食其头”和《海内北经》中的“其人两手操卵食之,两鸟居前导之”。其义为以此四种鸟为氏族族徽或图腾,就同少皞氏鸟名官一般。虎、豹、熊、罴四兽既与四鸟并列,自然也是图腾之象征。帝俊为东夷部族宗神,其后裔以四鸟为氏族部落图腾比较常见,但以四兽为图腾者则属少见。不过四鸟与四兽相加其数为八,或许即是《海内经》中的帝俊八子和《左传》中高辛氏八才子之所本。

 

 
 

少皞传说之西播

 
 

 

 

少皞之为东夷集团传说中的上古部落首领或祖先神已为近世学者所公认,但一些古代典籍却将少皞归为黄帝后裔。

 

 

如《逸周书·尝麦解》中说少昊清因 “为鸟师以正五帝之官”而成为黄帝功臣,作注者多以清即青阳。《世本》上说:“青阳即是少皞,黄帝之子,代黄帝而有天下,号曰金天氏。”《帝王世纪》云:“少昊帝,名挚,字青阳,姬姓也……是为玄嚣,降居江水,有圣德,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号金天氏。”并且把少皞安排进五行系统中,作了西方金德之白帝。《山海经·西山经》上说:“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此外,《礼记·月令》、《吕览·十二纪》在论说秋季三月时都以少皞为西方之帝,并以五行中的金和五色中的白与之相配。《淮南子·天文训》云:“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史记·封禅书》云:“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为主少皞之神,作西畤,祠白帝。”

 

 

我们认为这些说法与历史事实抵牾扞格,是不可靠的,出自后人的牵合附会,是黄帝一元古史系统的反映。东夷之少皞绝无可能属于黄帝后裔,本为东夷族崇拜之祖先神的少皞会成为西方之神,实与赢秦先祖西迁及五行说兴起相关。

 

 

前文第二章第一节中已经提过秦人本属东夷族系,主要证据有二。

 

 

 

 

 

其一是秦人的鸟图腾崇拜,秦人不仅有祖先吞玄鸟卵而生子的神话传说,而且秦人之先祖也具有鸟图腾之遗迹。秦人先祖柏翳即伯益,益即燕,实为玄鸟化身。除此以外,柏翳长子大廉为鸟俗氏,大廉玄孙孟戏、中衍皆为“鸟身人言”,中衍之后蜚廉(亦作飞廉)传说为神禽善走,也都带有鸟图腾之遗迹;并且《海内经》中也有“有赢民,鸟足”之说。

 

 

其二是赢姓发祥地是古嬴邑,即今山东莱芜一带。春秋时期嬴邑就已存在,秦时在其地置赢县(属济北郡),可以说是对嬴邑作为赢姓祖居地的一个官方认可。益为赢姓之祖,此赢姓即《逸周书·作雒解》所说居于淮水的“徐奄及熊盈”之盈,赢(盈)姓由于周公东征讨伐而西迁为秦。司马贞《史记·秦本纪索引》也说:“《左传》郯国,少昊之后,而赢姓盖其族也,则秦、赵宜祖少昊氏。

 

秦人既为赢姓之族,而赢姓又为少皞之后,那么秦人自然奉祀少皞为其祖先神。秦人先祖西迁,随之把奉祀少皞之俗带至西陲,长久之后当地土著也以少皞作为上帝或祖先神来祭祀而忘其非本土所固有。

 

 

当战国时期五行学说兴起之时,阴阳家之流以为秦人主祀的少皞为西方固有之天神,因而按着五方帝观念将其分配到西方作上帝,而在五行系统中,西方主秋、五行为金、五色为白,因此以少皞为西方金德之白帝。因此上文所引《封禅书》的记述才会本末倒置,说秦襄公因为自处于西陲而认为应当主少皞这一西方的天神,并且以白帝代上帝之称。然而《秦本纪》和《六国年表序》记此事皆不言白帝而径称上帝。之所以用白帝之称,钱穆认为“这是以后人东方青帝西方白帝的观念,来追写前代的史迹。其实前人只知道祭的是上帝,并没有说祭的是五帝中的白帝。”

 

颛顼与“绝地天通”

 

No.1

论颛顼属于东夷族,非黄帝之后 

 

 

 

《山海经·海内经》中说“黄帝生昌意,昌意生韩流,韩流生帝颛顼”;《大戴礼·五帝德》《帝系》、《史记·五帝本纪》记载与此大同小异,惟在黄帝与颛顼中间少韩流一世,以颛顼为昌意之子、黄帝之孙。由于两者都有“昌意降居若水”的说法,并且后者又说昌意是娶蜀山氏之女而生颛顼,因此论者多认为若水位于今四川境内,而颛顼属于西方之民族。我们认为颛顼本为东夷部落传说中的古帝王,与少皞集团有着极深的渊源,绝非出于黄帝之系,颛顼与黄帝发生关系出于战国秦汉之际的人为附会。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里最有权势的一族:东夷部族古史传说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里最有权势的一族:东夷部族古史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