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丑之尸”--山海经记录的活人祭祀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山海经》是我国最为著名的一部志怪古籍,到底是何时、何人所著,至今众说纷纭,也没个定论。全书版本复杂,现仅存18篇,可惜其余篇章均佚失。太史公司马迁看后,评价其内容过于荒诞无稽,写《史记》时都不敢用以参考。那么,如此荒诞不经的书,记载的事情就真的毫无价值吗?

 

 

 

我看未必,我们单单摘出书中有关“女丑”的记载,就不难看出上古时期,人类对大自然的认识及敬畏之心。《大荒四经》:“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女丑有大蟹。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丑之尸。”

 

白话来讲,就是:海内(笼统说法,反正就是那个地方,却说不清)有两个人,叫做女丑,女丑有大螃蟹(或,女丑长着大螃蟹钳),穿着青色衣服,用袖子挡着自己的脸”。

 

 

 

上古文字,竹简为记,惜墨如金。这段话里的“两人”,到底都是女丑,还是指一个人是女丑,我们也搞不清,不过这毕竟是粗枝细节,倒也无关宏旨。接着《海内外九经》说:“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上,女丑居山之上。”

 

这个就很残忍了,女丑在丈夫国(山海经记载的国家)北方的山上,十个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她,女丑大概是扛不住了,就侧着躺下来了,用右手遮住了自己的脸,最后“女丑”活生生的被晒成了“女丑之尸”。

 

我们看这段文字,注意“十日居上”这四个字,有没有想起什么来?没错!远古神话,后羿就是射下来九个太阳的,通过这个不难想到,远古对人类具有灭顶之灾的自然现象,就是水、旱。所以我们的神话,有大禹治水、有后羿射日。那么被活活晒死的“女丑”,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论衡-明雩篇》记载:鲁缪公之时,岁旱,缪公问县子:“寡人欲暴巫,奚如?”《左传》记载:僖公二十一年,夏大旱,公(魯僖公:珂)欲焚巫尪。

《论衡》、《左传》所记载的再明白不过了。

 

天气大旱,法师求雨而无果,缪公把女巫放在太阳底下暴晒,这就是“暴巫”。

而僖公更狠,他直接考虑把女巫给烧死。所以,《山海经》里的这个女丑,极有可能是在被祭祀。本文第六段《大荒四经》说女丑“有人衣青”,而《大荒北经》记载:旱魃亦衣青。

 

这也反映了,大旱之年,女丑被装扮成“旱魃鬼”,人们把她晒死。

 

 

 

这就是“女丑”的故事,到此结束,最后我想说的是:远古文明固然是野蛮、残忍了一些,但是其中也包含了人类的希冀。作为后人,我们固然可以评价这些行为野蛮而残忍。但是必须要认识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世界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责任,任何人也逃离不了自己所处时代的局限性。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女丑之尸”--山海经记录的活人祭祀
㊣ 山海经链接: “女丑之尸”--山海经记录的活人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