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如今,提到《山海经》,大家最先想起的是书里记述的这些各式各样的妖怪,如人首蛇身的烛龙、九个脑壳的相柳、九条小尾巴的小狐狸、六足四翼杂乱无相貌的帝江这些,在一般人的心中中,《山海经》毫无疑问是一本填满胡说八道、弥漫着神密光晕的妖怪志、凶兽谱,没有人把它当正经卷对待。

 

可是,两者之间恍惚之境、难以置信的內容产生迥然不同的是,《山海经》这本书的方式却又极其认真细致呆板,富有逻辑性,尤其是在其中的《山经》一部分。《山经》依照山峰的迈向,先后记述了数百座山的部位、名字,这种山显而易见是登记的山,并非出自于虚构。针对每一座山,又一一记述这座山顶生长发育着哪些的蔓草,栖居着哪些的禽鸟,埋藏着哪些的金鼎矿藏。值得一提的是,它还对这种蔓草、禽鸟、金鼎的形状和功能一一多方面表明:针对每一种植物,表明它开什么样的花,结哪些的果,长什么样的叶片,叫什么,有哪些的药力;针对每一种动物,则对其脑壳、人体、小尾巴、爪子、鸣叫声这些一一多方面叙述,还表明它能够用于治什么病……整部书,记叙井然有序、侃侃而谈,压根不好像胡编的妖怪志或七拼八凑的异闻录,而更好像一部精心安排的致力于记述各种各样生态资源的山河博物志。
 

人们日常生活离不了大地面上的各种各样資源,蔓草禽鸟、金鼎矿物质皆为日常生活日用品所必不可少,因此人们毫无疑问很早已对其定居的土地资源上各种各样資源开展观查和纪录了,因而,就拥有全方位纪录天气现象和生态资源的博物志。要表明《山海经》的博物志特性,大家何不把《山海经》的內容分类整理,并与一些初期的博物志经典著作较为一下。
 

魏晋张华(232-300)的《博物志》,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以“博物志”取名的书,按其文件目录,其內容包含地、山、水、五方老百姓、物产丰富、国外、倩女幽魂异人、异俗、异产(脏东西)、妖兽、异鸟、异鱼、异蔓草、物理性能、物类、药品、药效……古罗马帝国老普利尼(23-79)《博物志》(又译《自然史》)的卷目也类似,包含天文学志(含气候志)、自然地理志、人种志、生理、动物志(兽、蛇、鱼、鸟、虫)、植物志(粮食作物、园艺花卉绿色植物)、药植、医学、法术法术、地质学(金、银、铜、天然大理石、各种各样晶石)……二者虽然篇数天差地别,但內容大概都能够分成天文学(占星术)、山河(生态学)、族类(人种学)、禽鸟(生物学)、蔓草(生物学)、金鼎(地质学)、草本(药物学)、妖怪(妖精学)之属。

这种內容无一不常见于《山海经》中:书里记述的羲和生十日、常羲生十二月、中西方都有七座太阳太阴进出之岩这些体现的是初始农历历法规章制度,归属于天文学;书里纪录了诸多的山、川、海、泽,归属于生态学;书里纪录了数十个品牌形象古怪的国外方国,归属于人种学;书里纪录了数百种禽鸟、鱼鳖、蔓草、翡翠玉石金属材料丹砂这类,各自归属于生物学、生物学、地质学;书里一一表明这种蔓草、禽鸟、金鼎的药力,归属于药物学;书里纪录了诸多会给人世间产生水灾、旱灾、疫情、身亡的怪物和神鬼,归属于妖精学。总而言之,后人博物志和百度百科类书中的內容,大多数能在《山海经》中寻找。仅仅由于《山海经》的时期,都还没建立分类整理的知识结构,因而,书里沒有像之后的博物志那般把內容依照专业知识单位分类整理地开展编辑,只是依照事情原有的室内空间架构开展机构,即依照物产丰富的所在城市一一开展记述叙述。可以说,《山海经》便是一部初始的博物志,是我国博物学的根源。

这本书齐整认真细致且一以贯之的描述方式,对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种事情的形状和功能循规蹈矩地开展记叙,说明它压根并不是像一般人所主观臆断地觉得的那般,是一部荒谬古怪、漫无技巧的志怪杂俎,只是一部有机构、有设计方案、根据“科学研究的”实地考察的自然地理博物志。它乃至比张华《博物志》、普利尼《博物志》这类巨大的博物类书更“科学研究”,由于后面一种广收喜米,通常弥漫着一些空穴来风的、乃至实属想像的奇谈怪论、异国传言。殊不知,即然说《山海经》是一部“科学研究的博物志”,书里缘何又会弥漫着诸多莫可究诘的凶兽妖怪呢?例如“人脸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羽翼的人,沒有头而以两乳作为双眼的妖怪……”

事实上,《山海经》,尤其是《山经》所述的“妖怪”,本来并不是妖怪,而仅仅一些如今也许依然习以为常的普普通通的东西,大家觉得“怪”,并并不是因为它记述的物品怪,只是它记述这种物品的方法或语句很古怪。例如,《南山经》讲到,柢山顶有一种叫“鯥”的鱼,“其状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肋)下,其音如留牛”,此兽的人体有点像牛,却长出一条蛇小尾巴,还长出翅膀,四不像,委实怪异。本来是一种鱼,却住在山顶,并且还能起死回生,这般行为,并不是妖怪而何?事实上,这一“妖怪”并不是其他,便是大家今日仍常常可以见到的中药穿山甲。中药穿山甲虽然定居在山顶,但它全身爬满鱼鳞,看上去的确像鱼,因此《山经》把它归到淡水鱼;它的小尾巴长而尖,又长出鱼鳞,因此《山经》比成蛇;一些中药穿山甲两肋下长有毛,看上去像长出羽翼;对于说它“其状如牛”,也仅仅大概描述其身型罢了;中药穿山甲是一种冬眠动物,所以说它“冬死夏生”。书里还说“食之无肿疾”,就是吃它的肉能够退肿,李时诊《本草纲目》记述中药穿山甲的药力,说它“通经络,下奶水,消痈疮,排浓血”,也说它具备消肿化瘀的作用,由此可见对穿山甲药效的了解,从《山海经》到《本草纲目》一脉相承。直至今日,中药穿山甲还被中医学用为药品,也正由于这一缘故,才造成中药穿山甲变成稀有动物。

《山海经》成册的战国时期,尚沒有产生像林奈分析法那般的一套对种群开展取名、叙述的博物学专业术语,更沒有照相术能够便捷地给小动物品牌形象写真集,因此,博物家们要记叙一种动物,仅有用形容的方法,对小动物人体的各一部分各自开展类比和叙述,表明它的脑壳像谁、身体像谁、小尾巴像谁……实际上,大家平常也是那样向人表述一种生疏小动物的。大家彻底可以用《山经》的方法,把一种常见的动物,例如猫,“变为”恐怖的妖怪:有兽焉,其状如狼似虎,蛇尾豹文,其鸣如宝宝,其名自叫,其故曰猫,饲之能够辟鼠。

总而言之,《山海经》本非凶兽谱,也非志怪书,只是一部历史悠久的科学研究博物志。山间本无怪,造物者不容易造就妖怪,造就妖怪的并不是当然成就,只是人们的文化艺术,更是时光变化所造成的文化艺术和专业知识传统式的破裂,才把古代人眼中本来普普通通的事情,变成了大家眼里的妖怪。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