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中的奇珍异兽,成了动画中灵感的源泉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前些阵子上映的《神奇动物2:格林德沃之罪》中,一只名叫“驺吾”的神奇动物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而其形象,居然则源于中国的《山海经·海内北经》。

 

 

欧美电影里出现中国《山海经》里的异兽,也算实属罕见了。不过《山海经》在中国自己的动画乃至影视作品中,却一直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大鱼海棠》中的后土、祝融、三首等,《小门神》中的门神,《观海策》中的酸与,都源自于这部中国志怪鼻祖,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开始重视起了《山海经》。

 

《大鱼海棠》中的祝融

 

《观海策》中的酸与

 

也许,很多人对《山海经》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小时候语文课本中鲁迅先生的那篇《阿长与〈山海经〉》

 

在这篇散文中鲁迅描述道,绘图版的《山海经》上面“画着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眼睛的怪物”。这本曾让少年鲁迅心心念之的奇书,因为这段描述,恐怕也给不少孩子的内心埋下了好奇的种子,让他们奔赴书店去寻找这本书。

 

然而,上面枯燥的文字和也许并不特别吸引人的插图怕是也让不少孩子在一阵失望后放下了这本书,转而投向其他小说的怀抱。

 

 

事实上,《山海经》是一部志怪及地理古籍,大体是战国中后期到汉代初中期的出国或巴蜀人所作,原共22篇约32650字,现存18篇,其余内容篇章早已散佚。

 

《山海经》一书的主要内容是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道里、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还保存了包括夸父逐日、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等不少在中国脍炙人口的远古神话传说和寓言故事。

 

除了保存着丰富的神话资料之外,《山海经》中的内容还涉及到多种学术领域,例如:哲学、美学、宗教、历史、地理、天文、气象、医药、动物、植物、矿物、民俗学、民族学、地质学、海洋学、心理学、人类学……等等,可谓汪洋宏肆,有如海日。

 

 

然而,《山海经》作为一部地富海涵、包罗万象的奇书,却因其对于地理环境的撰写与当时的实际地理不符,曾被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直言“山海经难可信耳“。尽管后来的研究证明了这本书的神话学、民俗学、古代地理等方面的价值,无数文人学者对《山海经》的研究成果也层出不穷,但相比于绝大多数的古籍,《山海经》依旧是其中最为神秘莫测的一本。

 

而同时,《山海经》中记载的那些千奇百怪的奇珍异兽和神话传说,也曾无数次作为原型在后来的无数文艺作品中出现。

 

 

自《山海经》问世以来,就少不了其他文艺作品的借鉴、化用和加工。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以中国元素为主的神怪、奇幻类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总有一些元素出自于《山海经》。比如,《西游记》《子不语》《搜神传》《太平广记》《聊斋志异》《镜花缘》等等,许多创意和地理都源于《山海经》;其中甚至不乏直接套用《山海经》中的异兽、神话和地理者,可见此书影响之深。

 

不仅如此,近年来许多影视、游戏作品也逐渐将目光投向了《山海经》,希望从这本上古奇书中找到一些角色原型。比如《古剑奇谭》中的太子长琴,源自《山海经·大荒西经》,是火神祝融的儿子;

 

太子长琴形象对比

 

《大鱼海棠》中出现了众多古代的天神,其中也包括了《山海经》中的后土、祝融、句芒、帝江等;

 

而今年暑假大火的《香蜜沉沉烬如霜》尽管没有过多介绍,但应龙凤凰均出自于《山海经》,穷奇、蛊雕等更是《山海经》中著名的凶兽。

 

《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穷奇

 

《山海经》作为一部中国古代志怪异兽全书,记录了太多令人浮想联翩的生物,但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开发《山海经》题材的作品需要高成本的资金投入和高想象力的创作能力。

 

可是,我们目前所能接触到的大多数影视动画作品,很少有真正发扬《山海经》及其后世古籍内涵精髓的。其中的绝大多数,只是肤浅地套用了《山海经》中的一个名字以及大概的外形特点,然后将其去神话化,再包裹以现代故事的内核,便可以冠以“中国风神话元素”或“借鉴自上古奇书《山海经》”的宣传语从而博得眼球。

 

就拿最近几年在中国风方面名气最大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为例,单单说其中对于《山海经》的借鉴和运用,就出现了诸多问题。

 

 

比如,土地神后土在各种古籍记载中,均为母系社会被崇拜和尊崇的母神及土地神,掌阴阳,育万物,后与玉皇大帝相配,为主宰大地山川的女性神,亦被称为地母或社神。

 

而这位母系社会的“大祖母”在《大鱼海棠》中则被改造成了一位长发长须的老爷爷形象。当女主角喊着“后土爷爷”的时候,相信不少知道这个知识点的同学们多少会感到有些不适。

 

 

《大鱼海棠》中还出现了帝江(hóng),这种生物出现于《山海经·西次三经》:“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虽然被描述为这样一种没有眼耳口鼻的球状有翼且擅歌舞的神鸟,但帝江实为帝鸿,乃传说中中华民族的始祖,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浑沌”。

 

《庄子·应帝王》中讲道,南海之帝儵和北海之帝忽为报答中央之帝混沌的礼遇之恩,帮他凿七窍,一天凿一窍,结果七天之后混沌死了。有记载说浑沌死而天地生,因此他是孕育天地万物的上神。

 

 

同时,帝江也是在《大圣归来》中的那个反派“混沌“。平时的混沌化身书生面相的到人,戴着一副面具,当他集齐足以作法的童男童女时便在洞中飞舞高歌,也是契合了《山海经》中“是识歌舞”的设定,后来混沌变身的那个大肉虫子也部分借鉴了《山海经》中的帝江。

 

然而,在这里的混沌其实更接近被后人丑化后的形象,与穷奇、梼杌、饕餮同列“四凶”,在《神异经》中被描述为:“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pí)而无爪,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两耳而不闻,有人知性,有腹无五藏,有肠直而不旋,食径过。人有德行而往抵触之,有凶德则往依凭之。”

 

 

总之,这个无眼耳口鼻的布麻袋兼上神,后来已经完全是一个凶兽的形象了。

 

但不管是上神或凶兽,在《大鱼海棠》中这东西变成了一堆漫山遍野到处跑的可爱小萌宠,也着实让人啼笑皆非。

 

 

与此对比,《小门神》则算得上是在借鉴上可圈可点的一部动画,其主角一胖一瘦的神荼和郁垒,就是最早在《山海经》中记载的门神。

 

《山海经·海外经》曰:“东海中有山焉,名曰度索。上有大桃树,屈蟠三千里。东北有门,名曰鬼门,万鬼所聚也。天帝使神人守之,一名神荼,一名郁垒,主阅领万鬼。”

 

意思是说,在东海中有一座度索山,山上有一个蜿蜒盘曲三千里的大桃树,桃树东北方有个万鬼出入的鬼门,天帝让神荼、郁垒守着这个门,因此称此二人为最早的门神,同时他们也是早在钟馗之前的捉鬼达人,万鬼之首。

 

 

然而对于后人而言,更为熟悉的门神应该是尉迟恭和秦琼、关羽和张飞、赵云和马超、程咬金和罗成等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名将,极少人知道源于神话传说的神荼、郁垒二人,这么看来动画中讲这二人失业在某种程度上也的确是情理之中的。

 

 

另外,《小门神》中令人讨厌的夜游神出自《山海经·海外南经》:“有神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意思是有夜游神共有兄弟16人,为黄帝在外头上夜班,与日游神轮值,监督人间的善恶。

 

在《海外南经》中对此还进行了补充:“二八神在羽民东。其为人小颊赤肩,尽十六人。”说明夜游神是小尖脸,总共有16个。在动画《小门神》中突出了夜游神的尖脸刻薄相,同时他身边还总是连着7个小孩子,这是将夜游神的“16人”减半的做法,也在部分程度上保留了夜游神的特征。

 

除此之外,《神奇动物2:格林德沃之罪》中出自《山海经·海内北经》的驺吾,也是该片一大亮点。曾在牛津主修古典文学的J·K·罗琳在选择中国的上古神兽时,绝对是下了一番苦功夫。

 

她没有选择更广为人知的麒麟、凤凰、饕餮、貔貅、梼杌等,而是选择了这个极少为人所知的“驺吾”,哪怕在《山海经》中对它也只有短短的一句:“林氏国 ,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后世的加工让这个神兽的形象也逐渐丰满起来:驺吾虎躯猊首,白毛黑纹,性情驯良,不忍践踏草地,不吃活物,是历代为人所赞美推崇的仁兽。

 

不得不说,罗琳对于这样一个类猫科动物的改造是非常成功的,影片中完美地展示了其《山海经》中短暂描述的内容和“仁兽”的特征,外形设计更是充满了中国韵味,令人尤感惊喜。

 

其实,影视作品仅仅是借鉴《山海经》中的形象去讲述自己的故事算得上是一种非常讨巧的一种做法,而像《王者荣耀》、《画江湖之侠岚》以及仙剑、轩辕剑系列等游戏,只是部分融入《山海经》中的某些元素,但可能的性价比甚至更高。

 

相比之下,无论是影视还是动画,真的去开发《山海经》IP反而比开发《西游记》要困难得多。

 

2015年,由台湾漫画家蔡志忠导演的《天眼传奇》在宣传时表示本片直接改编自《山海经·海内西经》,尽管动画中勉强涉及了离朱、黄帝、盘古等《山海经》中的元素,但是豆瓣305人、4.9的评分,也昭示了本片并没有获得商业和口碑任何一方面的成功。

 

 

2016年湖南卫视播出的《山海经之赤影传说》同样是以上古《山海经》为故事背景,尽管集结了张翰、吴磊、古力娜扎、蓝盈莹等众多明星,也没有逃出豆瓣3.4的“烂片泥潭”。

 

 

 

包括今年六月在腾讯视频开播的《观海策》同样也是毁誉参半。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对于这部动画对《山海经》的文化开发并不买账。

 

 

今年四月,东元动漫宣布正式启动的《大梦山海编年史》动画开发,预计将于2019年上映,前车之鉴,这部以《山海经》为背景的动画是否能够产生良好的市场表现也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

 

为何在影视、游戏中融入《山海经》的元素可以受人欢迎,但真正开发《山海经》IP却不能像开发《西游记》《水浒传》甚至《搜神传》那样容易呢?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山海经》并不是一部小说,它虽然体量庞大,却并未讲述一个完整的、有起承转合的故事。

 

 

尽管在《山海经》中记述了许多神话传说,但大多数时候对这些故事的描述常常一言蔽之,有些甚至没有完整的叙述而仅有只言片语。由于《山海经》中的记述大多是零散的、断裂的,但极少的语言却给后世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和神话思维的原始生命观。

 

因此,提取元素并运用比拼接元素片段组成一个令人满意的故事要容易得多, 毕竟每个人心中对《山海经》的印象都是不一样的,一个过分现代化的故事必将令观众感到不满。

 

另一方面,《山海经》的出现比绝大多数典籍要早得多,也神秘得多,甚至有人认为《山海经》中的异兽是史前未灭绝的动物或者遭遇核辐射变异的生物。

 

总之,由于《山海经》本身的神秘特征,人们对《山海经》保留的想象空间比绝大多数志怪古籍要多得多。大多数人可以很轻易地描述出各种孙悟空、猪八戒的造型形象,却很难对《山海经》中绝大多数异兽作出符合心意的想象。

 

 

由于鲜少有可以借鉴的形象作品,单凭简单文字而对《山海经》中的生物进行符合人心意的外观设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又为《山海经》的影视化及动画化又增加了一层难度。

 

影视动画的孵化周期比较长,而《山海经》中光怪陆离的世界也注定了投入的成本巨大,因此相比之下,一些《山海经》题材的漫画反而更便于测试市场,也更容易出彩。

 

比如《山海奇谈》就是以《山海经》中的部分角色为原型进行当代故事的演绎,其画风极具中国风,也颇受欢迎。除此之外,《山海逆战》《山海无极》《山海经世界》等以《山海经》为背景的漫画作品,在各自的平台也有着不错的成绩。

 

 

总而言之,开发《山海经》文化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山海经》不仅仅是一个提供神怪素材的志怪读物,它也有其精神,有其世界观,有奇幻瑰丽而言简意赅的故事。

 

尽管如今有不少影视动画作品中引入了《山海经》中的元素,甚至以《山海经》为背景,但其中绝大多数的应用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问题,比如将《山海经》角色日漫化、韩风化、迪士尼化,比如对《山海经》的借用太过于浮于表面等;

 

但不管怎么样,相比于对这本书完全无人问津,目前对《山海经》尝试文化发掘至少是一件值得乐观的现象。

 

同时,如何在发掘《山海经》文化内涵的同时保留其中的中国风的元素与中国的特色,在当前这个文化碰撞与交融的时代,也同样任重而道远。

 

无论如何,《山海经》作为中国古代志怪异兽典籍,应当成为我们可以拿出去炫耀的文化自信,而不应该作为一部神秘的上古卷轴在当代的网络世界中逐渐被人健忘和抛弃。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中的奇珍异兽,成了动画中灵感的源泉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中的奇珍异兽,成了动画中灵感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