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的作者究竟是谁?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山海经》古传有 32 篇,含山海经图,经西汉刘向、刘歆父子校勘定为 18 篇,是由《五藏山经》五篇、《海内经》五篇、《海外经》四篇以及《大荒经》四篇组合而成。

 
《山海经》全篇虽仅有三万一千字,算不上繁重的长篇巨构,但作者及成书年代却错综复杂,已演化为学术史上的个重要争论。
 
历史上,最早提到《山海经》的学者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他在《史记・大宛列传》中称:「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矣。」司马迁认为《山海经》中所记述的生物过于荒诞无稽,因此作史时不将其作为参考,因而也未提及作者及其他信息。
 
△《水经注》清乾隆年间 · 天都黄氏刻本
 
至西汉末年刘向、刘歆校注时,首次将《山海经》的成书归功于夏朝的大禹和伯益,并在《上<山海经>表》中指出:「《山海经》者,出于唐虞之际。」由于此说法出现的时间最早,流传时间最长,被一般学者所接受。
 
至东汉时期,哲学家王充随其说,在其著作《论衡》中称:「禹主治水,亦主记异物,海外山表,无远不至。以所闻见作《山海经》。」然而,伴随着魏晋之后学者对《山海经》硏究的增多,这种说法遭到了否认。

 

 
北魏郦道元作《水经注》时引用《山海经》80 余处,经他研究发现,《山海经》编书稀绝,书策落次,难以辑缀,由于流传年代久远,简册本难免出现错简、残筒、漏简等错讹,后人又加以假合,与原意相差甚远,怀疑此书非出于一人一时之手。
 
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中提到《山海经》文中有长沙、零陵、桂阳等秦汉以后才出现的地名,认为绝非是禹、益所作。此后,伴随着考古学和校勘学的发展,《山海经》的成书作者是禹、益之说日趋被否定。
 

 

△《山海经释义》郭璞注·王崇庆释义·明万历时期大业堂刻本

 
近代学者较一致地认为,《山海经》的原始作者并非一人,成书也并非一时,是经学者多次整理编纂而成。
 
据《山经》中对山川物产的相关记载,学者判断,其记述的是四千二百年前发生在中国的一次大型地理考察,即大禹治水之后率众臣和地理勘测人员考察山川地貌。记录物产,绘制国土资源分布图,其考察内容就记录在《山经》中,作者可能就是帝禹和伯益。
 
其次,《海外经》中有对夏朝第二任君主夏启的详细描述,提及夏启能歌善舞,在舞蹈时「左手操翳,右手操环,佩玉璜」,并记录了夏朝周边的许多方国国名,但夏代之后的事情并未提及。鉴于此以及其他的一些研究,学者推定《海外经》大约成书于夏。
 
19 世纪末,在河南殷墟出土的久负盛名的「四方风甲骨」(北图 12789 号),重现了殷商时期人们对掌管出入风和日月长短的四方神名以及风名的描述,同样的内容在《山海经・大荒经》中有迹可寻,其词汇有明显的股商属性:
 
「大荒之中,有山名日鞠陵于天、东极、离瞀,日月所出。有神名曰折丹,东方曰折,来风曰俊,处东极以出入风。」

 

 

△《增补绘像山海经广注》十八卷·图五卷·吴任臣注·金阊书业堂藏板·清乾隆五十一年刊本

 
另据《大荒东经》中对殷商国早期王子王亥的相关记载,却未见商代之后的事情,可以推测《大荒经》的撰写时间大约在殷商时期。
 
近代学者普遍接受的观点是,《海内经》是《山海》中最后完成的部分,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周人所作。原因是《海内经》的内容具有浓厚的追溯历史的兴趣和倾向,表现在记述了上古时代部族世系的关系和较多与其他章节重合的内容,并记载了诸多周朝始祖后稷的事迹。
 
而它的作者(包括编辑及翻译者),很有可能是王子朝、老子以及追随王子朝奔楚的周王室图书馆的史官们。
 
春秋战国时期,周王室的图书档案馆保留着相对丰富的前朝古籍,为供职这里的官员和学者提供了丰赡的史料,以便他们对历代文献进行汇编,服务于统治者。

 

 

△《山海经箋疏》十八卷·附图赞·郝懿行箋疏·清光绪时期还读楼刊本

 
《山海经》作为前朝重要的地理文献,应当在内。其次《山海经》中常见四言韵句,是史官们书面语常用的一种句式,长期供职于周王室图书馆的「馆长」老子的著作《道德经》中也经常使用。
 
而《海内经》文章的最后也正是《山海经》的结尾「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记载的是鲧、禹父子治理洪水,安定天下的故事,亦能从中看出编纂者的美好愿景,即对大一统国家的向往,而这与王子朝的理想很相符。
 
公元前 520 年周景王去世,周王室在继位问题上发生内乱,庶长子王子朝在夺位失败后携带周室典籍投奔楚国。与此同时,周王室图书馆的史官恪守职责,跟随王子朝同行。此事件记录在《左传・昭公二十六年》中:「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嚣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山海经》英文译本·企鹅出版社 1999 年出版

 
另据《吕氏春秋・先识》记述:「夏太史终古见桀迷惑,载其图法奔商;商内史向挚见纣迷惑,载其图法奔周;晋太史屠黍见晋公骄无德义,以其图法归周。」表明王子朝所携典籍中包括商代、夏代及更早时代珍贵的文献档案和图书典籍。
 
如果学者们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鉴于《山海经》在当时是一部具有很高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价值的地理专著,它的抄本很可能被王子朝作为见面礼送给了楚王,并被楚国作为国家文献档案收藏起来;而《山海经》的原始版本或是跟随王子朝被秘藏起来,在两干五百年前与周王室典籍一同神秘失踪,已不见存世。
 
晋代注家郭璞在《注山海经叙》中提到「盖此书跨世七代,历代三千,虽暂显于汉,而寻亦寝废」,表明他可能意识到《山海经》的成书历程涵括时间之久。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的作者究竟是谁?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的作者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