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功地把山海经里的神兽还原出来了!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坚信大伙儿儿时毫无疑问听过有关 “ 夸父逐日 ” 、“ 精卫填海 ” 这类的神话故事小故事,这种神话传说都源于《 山海经 》。

 

因为精卫填海的小故事代表着不屈不挠的恒心与信念,是一种崇高品德的意味着,因此我们在勾勒它的品牌形象时都会顺带清理一下,例如像下面的图那样1598

 

可是事实上,《 山海经 》里面记述的精卫填海是那样的1598

 

头看上去是秃的( 但事实上文首的意思是五颜六色的头 ),尾巴也很短,一点都不好看。

 

事实上,因为《 山海经 》编写的时代过度悠久,那时描画技巧都还没像如今那样有一套详细的管理体系,再再加自身针对原文中小动物的叙述就会有夸大其词的成份,隔三差五的就给某类小动物装上个  “ 人脸 ” ,因而画出去的小动物模样都。。。较为好奇。

 

之前读了《 山海经 》,一直会有一个疑惑:如果山海经里的独特小动物确实存有,那麼他们该是什么样子呢?

 

我那时候也就是想一想罢了,可有谁知道有那么一天,我确实能见到他们的模样呢?

 

近期小发至 Steam 上找到一个称为 《 Impossible Creatures 》( 难以置信微生物 )的手机游戏,这个游戏有一个特点便是:游戏玩家能够自身组成各种各样普遍微生物,构成一种全新升级的微生物。

 

例如拿一只猩猩和猎豹组成,就可以获得一只上身是猎豹、下身是猩猩的微生物,暂且叫它狒豹好啦。

 

这一作用熊熊燃烧了我灭掉已久的求知欲:指不定我真是能弄出好多个山海经里的妖怪出去?

 

遗憾的是,这一组成器数最多只有用二种微生物另外生成,好像 “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 的我国神话故事中的是毫无疑问无法复原了。

 

那么就找一些看上去较为非常容易组成出去的小动物试一下,因此我最先找到一种叫 “ 鴸 ” ( zhu,一声 )的微生物,在山海经里记述是“ 状如鸱( 鹞鹰 )而每人必备 ” 。

 

对于它的模样则是那样的

 

实际上呢鴸是古代人针对喜鹊的叫法,也不知道她们是如何把喜鹊的前爪当作是每人必备的,或许是夜里视野不大好,目击证人没看清吧?

 

那如果喜鹊确实换掉每人必备是什么样子呢?因为这个游戏中无法用工来生成,我只能找较为贴近的猿类来替代。。。

 

看过它以后我认为,古代人果真是看错了。。。

 

我又找了此外一种称为彘( zhi,四声 )的微生物,山海经记述它有点像老虎狮子,可是却长出牛的尾巴。

 

果真古代人的双眼有点儿不大好使啊!

 

假如在游戏里把它复原,那麼它的模样就这样的1598

 

看见显示屏里的 “ 彘 ” ,我不由自主想到了一句话:假如它看上去像老虎狮子,摸上去像老虎狮子,叫起來也像老虎狮子,那麼它便是老虎狮子!

 

自然,我的研究并不会为了更好地那么一点小小挫败而停步,古代人可以看错一次2次总不可以每次都看错吧?

 

因此我然后挑了点更怪异的微生物开展制做。

 

在太华山有一种蛇叫肥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我成功地把山海经里的神兽还原出来了!
㊣ 山海经链接: 我成功地把山海经里的神兽还原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