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中的这种神兽果然就是环尾狐猴

山海经,山海经异兽

 
 
  在台北市故宫博物馆收藏有很多历史文物,在其中有一幅画引来我的瞩目,这就是《交趾果然图》。这幅画进行于乾隆皇帝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年1761年,由西班牙绘师郎世宁著作,画上也有乾隆所提御诗:
 
  “寓属生交趾,自呼名果真。欢同难还共,小后大居前。柳异王孙恶,郭齐谦谦君子贤。不因皮适褥,林处命宁捐。”

郎世宁的《交趾果然图》

  “果真”别名“猓(犭然)”,是《山海经》中记述的一种动物,宋朝的《太平御览》对其也是有叙述:
 
  “果真兽似弥猴,以名自呼。色苍黑。群行,老人在前,少时放前。得果食辄与老人,似有义焉。交趾诸山有之。獠人射之,因其毛为裘蓐,甚溫暖。”
 
  依据这一叙述,果真在古代人眼里是一种生活在中南半岛的灵长类动物,群居动物,有年老的头领,是素餐小动物。
 
  但是物种日历的阅读者们大约一眼就能认出,郎老大爷画的我觉得便是环尾狐猴嘛!

环尾狐猴

孤岛上的演化之旅

狐猴遍布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岛。这巴布亚新几内亚但是个好去处,能够说成大家博物学发烧友的人间天堂。它是坐落于印度洋海域中西部的非洲岛国,隔着莫桑比克亚欧与北美洲对望,是非州第一大岛,也是全球第四大岛。这儿不但生活着108种狐猴,还生活着例如马岛獴、马岛猬及其马岛日行守宫等很多马岛特有的奇异生物。

黑色的就是马达加斯加岛。

从上到下依次是马岛獴、马岛猬和某种马岛日行守宫

  在大概几千万年前,因为地质学主题活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北美洲分离了,生活在海岛的微生物也就和北美洲上的朋友们分离了,此后踏入了单独的演变路面,这在其中就包含狐猴的先祖。
 
  狐猴归属于较为初始的灵长类动物,在与一些更发展的哺乳类动物的市场竞争全过程中处于下风,逐渐的北美洲上就从此见不上狐猴了。对狐猴而言,巴布亚新几内亚便是他们的世外桃园。

独占非洲第一大岛的狐猴们。

  历经上百万年的演变,狐猴们展现出比较丰富的多元性——有休重能做到160Kg的古大狐猴Archaeoindris(已绝种),看起来跟树懒一样古原狐猴Palaeopropithecus(已绝种),巨狐猴Megaladapis(已绝种),相貌恐怖被觉得是魔鬼化身为的指猴Daubentoniamadagascariensis,一脸衰相、专吃毛竹的大竹狐猴Prolemursimus这些,而大家最非常容易看到的则是今日小故事的主人公:环尾狐猴。

  从左往右从上向下先后为:环尾狐猴、冕狐猴、指猴、古大狐猴、倭狐猴、棕尾鼬狐猴、红额狐猴及其领狐猴。

野生动物园熟客

  环尾狐猴在许多野生动物园上都有喂养,并且总数还算不上少,这关键是由于环尾狐猴适应力较为强,用俗话说得好便是——“结实”。
 
  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环尾狐猴和别的狐猴一样,遭遇着盗猎、栖息的地方毁坏等难题的威协,总数不断降低,乃至天然的环尾狐猴的总数,都还没生活在动物园里的类似总数多,真能够说成非常大的不幸。
  和许多群居动物灵长类动物由男性做领导者不一样,环尾狐猴群中处于领导干部影响力的是雌虫,每一个群族上都有年老的雌虫做为“女神”。女神和自身的子孙后代在人群中有各种各样权利,例如能够优先选择享受最好是的食材;而人群里的别的雌虫,要是还有机会便会向女神进行挑戰,角逐人群的主导权。
 
  反而是男性们,仅有在繁殖期才会为了更好地交配权而斗争,平常都能和睦相处。

带着幼崽的雌性环尾狐猴

少了小尾巴尖的狐猴

  说回一开始的《交趾果然图》。假如细心看这幅画,便会发觉郎老大爷画的这只狐猴不对劲。细心回忆发觉,动物园里的环尾狐猴,仿佛小尾巴上的环比较多?翻出在野生动物园拍的相片一数,发觉原先小尾巴上一般有13~14个环。

郎老大爷的画素来以认真细致写实性而而出名,那为何《交趾果然图》中的果真,小尾巴仅有6个环儿?之后,我求教了几个高手,才掌握到实情:原先,环尾狐猴小尾巴上的环是影响力的代表,在与类似斗争的情况下,他们都是想方设法去揪另一方的小尾巴尖,要是一方的小尾巴尖被揪没了,就代表着它输掉。
 
  因此实情是,郎老大爷画的这只果真,很可能是一只小尾巴断了的环尾狐猴。
 
  或许,当初这只环尾狐猴十分悲剧的被猎人兽抓住,和许多一样生活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珍禽异兽一起装到了海船,被运往了交趾国,又被作为供品送至了我国。那时候官府中的大官儿们没学过生物学,当然也不知道狐猴是啥猴儿,这只环尾狐猴就被当做了神话传说中的“果真”,这才留有了郎老大爷的一幅《交趾果然图》。

山海经_山海经异兽录_山海经奇闻大全
㊣ 转载山海经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山海经中的这种神兽果然就是环尾狐猴
㊣ 山海经链接: 山海经中的这种神兽果然就是环尾狐猴